★Amico

骑猪闯天下:

『迦南之地-走近以色列(五)』(耶路撒冷·圣殿山上清真寺)

在无数的关于耶路撒冷的图片上您都可以看到那座屋顶闪着耀眼金光的清真寺,金顶清真寺,The Dome of the Rock。而这座清真寺却坐落在现在所谓的“圣殿山”(Temple Mount)之上,是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因为犹太人在这里曾经建立了第一和第二圣殿,著名的哭墙,第二圣殿被罗马人焚烧后遗留的残垣断壁,便在圣殿山西侧底部,故也称“西墙”。犹太教还相信,这里还将是弥赛亚到来时重建第三圣殿的地点,所以他们发誓会世代守护哭墙,等待第三圣殿的辉煌;在圣殿山,犹太人拥的那个墙根,却被掩盖在金顶清真寺的光芒之下。

 

女行团Girlsgroup:

“女行团芬兰初夏午夜阳光之旅“美食家用味蕾感受芬兰的美食,画家用笔触画下沿途风景,摄影师用镜头记录心情,摄像师用每一帧铭记瞬间,旅行规划师用脚步丈量世界,主播用声音述说故事,每个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感知这个世界,既亲密有又独立,这就是我们女行的意义。

占夏:

虽然整个米兰都让我充满了不美好的回忆,但DUOMO本身实在太惊人了。


旅行书《那件疯狂的小事叫旅行》节选

从19号下午抵达中央车站到次日中午离开,算上7小时的睡眠时间总共加起来也只在米兰呆了十几小时。即便只是微旅行程中的小小过度站,短短一日却意义非凡——“我要去米兰跟两个同是远道而来的高中闺蜜约会!”正是让我产生一时冲动想出微旅这个“馊主意”的契机。早在开始行程安排之前我就已经确定了“6月19号必须在米兰过夜”(其实整个行程中间某一站被定死,给路线安排带来很大难度),因为Ama和莱尔同行飞抵罗马后一路北上会在米兰住一晚,这样我就可以在意大利和她们见面了。说到这里请允许我矫情地默默缅怀一下过去:A是我高中同桌,睡在我的上铺,那时候我们除了上厕所时候隔开一块木板,睡觉时候隔开一块床板,其余时间几乎形影不离,跟彼此在一起的时间比家人还多。印象里最后一次见面是回高中毕业典礼,一晃就是四年,她在美国变成了毛豆我在日本揉成了寿司。

这些年,很欣慰地,我们依然保持默契——她不联系我,我也不联系她。

生怕自己晚了,我一冲出火车站就风尘仆仆打的(整个欧洲行30天唯一一次飞驰体验花了我6,看来意大利交通费跟日本差不多)到了事先预定好的饭店(三人间一晚上才60欧,每人20欧比住青年旅社还便宜!果然还是结伴好啊!),一小时后Ama和莱尔才来敲开我们房间的门,三人相拥而笑,感觉还是那么近,好像只不过晚自习下课回到寝室这点儿功夫没见罢了。

6点半,三人出发,搭地铁去DUOMO,顺便觅食。

/// 此处省略若干字 ///

第二天一早就起了,要赶在中午离开前再去仔仔细细瞻仰一次DUOMO。

行李是前一晚收拾好了的,一个人轻轻地关上门离开并没有跟尚在睡梦中的友人告别。我讨厌正儿八经地说再见,也不知道要牵动多少面部肌肉才能做出谓之依依不舍的表情。而这样的不辞而别,就好像早晨我先离开了寝室,待会儿,不多久以后,我们又会在教室里见面的。